火星救助者

陈海/侯亮平 古风记事 贰 章二 (依旧试阅,欢迎多提意见啦~)

二 楼外伞下何人广袖,身影寂寞,眉目温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厢陈海兀自在法华寺里睡得香甜,却怎么也想不到在离这个边疆小镇数百里的官道上,一个眉清目秀的青衣书生正带着两个不过五六岁大的稚儿骑在一匹高头……毛驴的身上,拼命往小镇赶着。只见这三位皆是一副严肃的气派,仿佛是面临着生死抉择一般。
“爹,还有半个时辰了”
“忍着!”
“爹,离下座驿站还有多远啊?”
“不远了!”
“猴子叔叔,你停一会儿吧,要是我爹在这儿,他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就是啊爹,你快停停吧!”
这边青衣书生话未出口,却见他忽的眸色一暗,双臂一拢,便将两个小儿夹在身体两侧,双腿猛地一蹬,轻盈的朝后翻去,霎那间便已轻稳的落在了地面上,他缓缓的将孩子放下,又拂了拂身上刚刚落地时溅起的轻尘,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若是陈海在这儿,定是要大惊一番了“亮平,你是又去考的武状元么?”
不错,这青衣书生正是让陈海在心灰意冷之时扔不愿放弃的希望之光——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同窗好友,现任汉东反贪司司长,侯亮平!
若是他的老师前太学太傅高育良看到这一幕,大概也要惊的扽两根胡子下来:这小子先前只是嘴皮子一碰气死人,怎么过了几日便练得这般潇洒身手?
可这些惊叹叫这两个小儿听了,那可就又是一番说辞:自从那日爹/猴子叔叔说要带我们去找陈叔叔/我爹之后,我们装好行李,一切从简。本来以为终于能骑马了,好好威风一下,可谁知道爹/猴子叔叔他竟然是个晕马的!我们三个人,三包行李,全靠这匹体格健壮,毛亮膘肥的毛驴撑着了。这骑毛驴有它的好处,也有不好处。好处便是爹/猴子叔叔终于不用行百步吐五十步了;可坏处就是,这毛驴终究只是匹毛驴,平日里短程驼驼货物尚可,可叫它顺便驼着三个大活人,还要日夜兼程的赶路可就有些叫人看不过去了。纵然我们平日里给它喂的是清洁的山泉,吃的是上好的草料,可也架不住这么折腾。这头驴每天总有那么几回支撑不住气绝倒地的时候。每每一倒地,我们也会被掀翻在地。俗话说的好,人在逆境成长,过了几日之后,爹/猴子叔叔他终于练就了一门绝活——他可以凭借感应胯下毛驴喘气产生震颤的频率推测毛驴什么时候会晕倒,并成功的在毛驴晕倒的刹那间拔驴而起,完成一个完美的后空翻,这几天下来这都成本能了!
不错,方才让我们领略到侯司长潇洒身姿的不是因为别的,这毛驴又翻了白眼。
侯亮平也很无奈:自己打小身强体壮,百病皆无,可就是骑不得马!平时倒还好,走路上下,可这次事关重大,还带着两个孩子,只好弄了头驴来,还是照着最壮的驴买的,可照着这个程度跑下去,这驴也没几日好活了。这驴死了,剩下的路可怎么敢呢?陈海啊陈海,你给我等着!
可想归想,路还是要赶的,侯亮平安置好孩子和行李后,又伺候起驴来,天要黑了,得赶紧找个驿站歇脚才行。
就是这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了大半个月光景后,侯亮平一行人终于快要到陈海的镇子里了。
这天傍晚,侯亮平忍住了内心的激动,悄悄来到驿站门口,朝北方张望着,心中不禁感慨万分“这还是岁月不饶驴啊!这才出来几个月,驴就从一只处于青壮年的种驴迅速憔悴衰老成了这个样子!这趟行程你功劳最大,不出意外的话,你明天就可以寿寝正中了,你死后怎么办呢,是做火烧还是涮锅?若做了涮锅是要清汤还是要麻辣?哎呀,真是急煞人也!
这边侯亮平正在月下苦苦沉思,确未曾注意到在驿站外悄悄靠近了一个人影
“阿弥陀佛,施主深夜未眠,是为何事?”
侯亮平这才猛地回过头来,一看,却是一个面上带笑的胡僧。不由得脱口而出“这驴,”“原来施主这般慈者仁心,夜半未眠只为驴,那便待贫僧算上一算!”
话语刚落,那胡僧便走上前去指着驴道:汝本大罪过,今生为驴,来世做马,汝明日本应遭油煎火烹之苦,但念在汝为使星宿相合有大功劳,汝可免其明日之罪,去罢!”
只见这驴身体随着话语逐渐变的透明,慢慢消失不见。
胡僧缓缓转过头来“施主大福气,明日便可与命定之人相会,汝二人当齐心共勉,方能渡过劫数,切记切记!”
侯亮平还欲再问,胡僧却也不见了。无奈之下,只好回房间睡下,等待天亮。
次日,鸡鸣三声后,侯亮平带着孩子和行李正欲出门,却听得背后一声惊呼:亮平,你怎么到这儿来的,还带着东子和小猴子?”
侯亮平扭头一看,身后驾车喊叫的,正是几年未见的故人——陈海!



评论

热度(13)